唇亡齒寒

三位警隊某區反黑組的主管人員,在執行職務時與區內著名黑幫份子交手,不幸栽在對方預設的陷阱中,以致被刑事檢控,最近被判罪成並重判即時入獄。這次事件引起警隊同僚極大震動,並將忿怒的矛頭直指警隊高層。

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,今天各同僚爆發的怨忿,是經年累月積聚下來的;這次事件祇是一個觸發點,如果警隊高層不予正視並且加以疏導的話,它所引發的影響,將會是十分深遠和無法估計的。

與黑幫份子交手,在形勢上已是不平等,因為我們在明、對方在暗,在未有足夠証據之前,對方依然是有為青年、殷實商人,面對披上羊皮的豺狼,就算被他們當眾粗言辱罵,我們都祇能啞忍。有時掌握了確鑿証據,但受害人怕事退縮的話,對方依然可以消遙法外。目前我們面對的黑幫份子已經企業化,將犯罪行為「表面合法化」,他們的律師更是 24 小時全天候提供即時服務,與警方對著幹。相反地,現行的法例為黑幫份子提供了一層保護網,而我們大部份長官們都是欺善怕惡、明哲保身、對外軟弱、對內則兇狠的人,律政署的人員亦沒有為我們提供即時的專業支援服務,試問前線人員憑甚麼來反黑呢?

首先請大家看一個事實:經常作奸犯科、案底纍纍的積犯,他們都能享受法援處的免費律師服務;就是還未是香港公民的爭取居港權人仕,他們都有法援處派出律師為他們打官司;但是,無論警務人員是否因執行職務而惹上官司,他們都不能享有法援處的免費服務,因為絕大部份警務人員都不符合資格申請法援,從我們的角度來看,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」這個基本司法原則,根本上祇是一個假象!

警務人員在執行職務時惹上官司,公務員事務局已訂下條例,如果符合條例要求的話,是可以享有免費法律援助的,但是,在取得批准之前,閣下巳相等於接受了一次預審,被判清白之後才能得到法援,反觀積犯們可以在無條件之下享受法援服務,怎不教人心傷。

再請大家看另一個事實:「法庭未定罪前人人清白」這個基本司法原則,在我們警隊的內部程序來看,根本上亦祇是一個假象!因為當閣下被捕之後,你便會受到調職和停職等對待,一經被正式起訴,閣下便會被停薪,生活直接受到打擊,精神和前途的影響更不難想像了。

所謂唇亡齒寒,今天三位同僚身受的遭遇,那怕明天不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。再者,目睹三位同僚面對龐大訴訟費用,同僚欲伸出援手也祇能偷偷摸摸進行,因為在法例上是不容許各同僚公開募捐,否則主其事者可能會被檢控。面對這樣的局面,怎不叫人氣餒呢!

這次事件的真正過程,除了當事人之外,相信衹有上天才能知道。但我希望有關當局勿再迴避問題,火速為前線執法人員在執法時提供足夠的保障,並且在他們出事時全力支持,最終給予他們平等的司法待遇。

然而,遠水不能救近火,三位身陷囚牢的同僚,現正處於十四天上訴申請期間,他們還有機會提出上訴,還自己一個清白。可是,他們的金錢都已在訴訟中散盡,試問那來金錢上訴呢?

正當堂堂正正的警務人員們偷偷摸摸地為同僚進行內部募捐之時,一個私人主辦名為【警察俱樂部】的網站正為這三位警察的妻子公開向會員募集捐款,作為對警務人員的實質支持,此舉使我等警務人員汗顏而感動。現抄錄如下:

各位會員大家好:

三位警察太太的銀行帳號如下:

李志輝太太:NG Tsz-yan (Anjo)179-1-005695(匯豐)

黃汝鱗太太:SUEN So-ching 183-1-018567(匯豐)

歐陽儒太太:CHAN Sau-kwan 014-2-040153(匯豐)

敬希所有會員及警務人員都能鼎力相助,將救援捐款直接存入上述各戶口中,救人如救火,這已經是刻不容緩的了。

以上資料來自本地督察協會廖潔明先生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請各位會員注意核對清楚三人的英文名字及帳號,以免弄錯。眾所周知【滄海一笑】(筆者註:這是李志輝在網站使用的筆名)是我們的會員,也是大家的同袍,在此我謹呼籲本站全體會員伸出援手鼎力支援,並懇請大家盡量將此訊息傳達給身邊其他(非本站會員)的同僚,謝謝大家!

站長:Esther

所謂患難見真情,不知警隊高層是否有感同身受、唇亡齒寒的感覺呢?並非警察的市民也用實質行動來支持我們受難的同僚,身坐高位的你們,也可以透過實際行動來証明你們的立場和態度啊。而前線人員將來的執法態度,亦會直接受這次事件的每一個變化而影響,敬請諸公慎之重之。

前線警務人員

2002-03-02